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歌酩兮D步阁

颂 一种寻常的牵挂 歌 一段简单的缘分

 
 
 

日志

 
 
关于我

昔日母亲告诉我 眉毛隐匿一颗痣 必是明珠躲草丛 生活就这样开始 就这样展开着

网易考拉推荐

苏州吴苑茶馆旧事(说说我的儿时)  

2017-11-18 17:17:43|  分类: 世事湿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天的饭后父亲总会带我去观前吴苑茶馆,他在那里吃茶下棋我便满世界地玩,这是我开心的时刻。
  吴苑茶馆是五十年代的苏州名气很大的茶馆。它前门在市中心观前太监弄后面一直到宫巷的第一天门。从第一天门进去有二进五开间的平房是各类木器杂品的旧货店,而后两厢各有一个天井,天井里边照例有数块太湖石还有芭蕉、天竺、绿竹、月季等植物四季点缀着。走过天井进门就是二层楼的吴苑茶馆了,茶馆楼上是一统的茶室,茶室被两架各分东西的楼梯隔成呈田字形的前坊后场格局。
  门口敞向太监弄的第一进是点心作坊,现做现卖蟹壳黄(苏州特有的一种芝麻油酥小烧饼)、生煎馒头、小笼和汤包。老茶客进进出出,铁锅油煎声声,蒸笼热气腾腾,那个时期茶馆是大众化的休闲场所。
  吴苑茶馆第二进左侧楼下,是江浙沪最大的书场。场内有几百个座位。书坛四面装有刻有花纹的低栏杆,两侧各有三级小扶梯供艺人上下。正中靠背椅是有身价坐的,四面的方桌和长凳招待普通听众。
  到吴苑茶馆吃茶人也有三六九等,座位区域也各有所属。到茶馆喝茶,江南人称做孵茶馆,“孵”字,极为传神。于是笃悠悠地喝,似睡似醒般地喝,一壶茶喝半天一天。茶越喝越淡,老茶客们的苦恼和忧愁也一同被泡淡。楼上大部都安置八仙桌,来的都是一般市民,一人一只茶壶,从早晨“孵”茶馆开始中午吃面下午点心都可以让跑堂的送到桌子上。中间要出去办事茶壶不会被收掉,直到茶客把茶壶盖翻身扣在上面,表示客人走路了,才有人来收拾。但楼上有一角的桌子一般没人去坐的,那里是“吃讲茶”、“讲斤头”的地方。
  吴苑是当时姑苏城最负盛名的茶馆。难以想象来自苏城各处的茶客在此品茗谈天,茶馆为茶客代买点心面点,那样的场面至少有点空前绝后的味道,供应千余壸的茶水,是何等的规模和气派。
  我小时候就是在这种氛味中玩遍吴苑茶馆的角角落落。吴苑茶馆有一个做小生意的老人,胸前挂一只存有苏式蜜饯、奶油瓜子、敲扁橄榄、咸水果肉、花生、五香豆、盐金花菜的藤笾,在固定的时间在茶客、听客、棋客的桌子边游走,任客人挑买藤笾里的小吃食品,她就是我的外婆。外公早年是在苏州振华女子中学的教师,可惜很早就病故了。不屈服于生涯的外婆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就靠挂在颈项上的一只藤笾支撑着全家,把孩子们扶养成长。
  她会赶在最好的时间轮换穿梭在苏州城内的各个茶馆,所以一定会在书场小落回之前来到吴苑茶馆。我很高兴外婆来了,首先我可以跟着进书场听靠壁书,(没有座位,依墙听书不要钱)其次在外婆藤笾里添货时会把没有卖相的碎屑包好给我吃,敲扁橄榄、咸水果肉、花生、五香豆、盐金花菜什么的我都有尝到,当然我也一定会带回家给好婆吃。最最难得的是外婆离开吴苑茶馆时关照我:等息到生煎馒头阿爹吃半客。这是我的节日,半客生煎馒头是四只,天大的开心。
  做生煎的师傅膀大腰圆,围着油渍麻花的围裙,撑开双臂能把平底铸铁大圆锅转上几转,洒上水,顿时油花嗞啦啦地欢腾而上,挥手几把葱花,几把芝麻,“当——当,当当,当当,当——”把铲子在铁锅边敲得满街生响,这就告诉人们:那生煎白白胖胖地喷香出炉了!这时我上前怯怯地说:阿爹,我是吴师母的外孙。做生煎的师傅回应:晓得,去格面坐落。(到那边坐好)“吆么来哉,吴师母格小少爷生煎馒头来哉……”倾刻四只热气腾腾生煎馒头放在我面前。
  生煎馒头底部色金黄,硬香带脆,馒身白色,软而松,肉馅鲜嫩,内有卤汁,咬嚼时还有芝麻或葱的香味。刚出锅的生煎馒头品尝时要性子不能急,我先用筷子在生煎馒头顶上凿一个洞,把里面的热气放出来以后再吃,否则很容易烫伤嘴唇哟!热气放出来后我在这个小洞上慢悠悠地吮吸里边的汤汁,吸完汤汁接着吃又香又脆的生煎底,制作生煎时将封口向下,可以使封口处面皮较厚的部分得到充分的加热,而且煎制过程使得这部分面皮金黄酥脆,更加可口。圆圆的生煎馒头一个个顶着青翠的香葱末和香气扑鼻的芝麻。这部分皮薄有味还粘着葱末和芝麻,这时候中间鲜美的肉馅就完全露出来了,这个最精彩的肉馅我总是把放在最后吃。
  另外再说一说官三子,官三子是个棋艺高的棋客不知真名,一般人和他下棋他可以让人三子输赢还无定数,人称吴苑一怪。他穿着整齐,中山装里的衬衫雪白,头发和皮鞋光亮,金丝边眼镜后的凤眼十分有神。不过他和我父亲一样是棋桌上少数从不叫吃点心的人。但是一次我终于发现了官三子的秘密——他棋局结束后也吃生煎馒头的,而且吃法也怪——光吃馒头不吃肉馅。和他面对面时,官三子正把肉馅夹到洋锅子里,一边夹一边晦涩地笑:晚上搭酒菜有着落哉!我大大地明白了一个道理:生煎馒头吃不完也可以带回去的。从此以后半客生煎馒头我总是吃两只,另外两只带给好婆吃。
  后来我也知道了更多另一面的官三子,官三子是表面光鲜。做生煎的师傅说他的洋锅子是随身带的,下完棋出茶馆官三子有二个去处,一是对面的松鹤楼菜馆弄只“二头望”,二是去观前街唯雅菜馆买“飞叫跳”。后来我才知道“二头望”就是客人菜多点了或者吃不了的菜肴放在堂口内买的便宜货,买它的人总要前后张望一下没有熟人才去下手,免得丢了面子。而“飞叫跳”就是菜馆做冷盆时除去的鸡翅膀(飞)、头(叫)、脚(跳)之类的东西,也是便宜货。
  最后一次和官三子不期而遇还是在吴苑茶馆吃生煎馒头,官三子好象变了个人,眉头刻成了一个黑黑的“川”字。碎裂的金丝边眼镜糊乱用胶布粘连着,腊塌的中山装上面的扣子也掉落了,我这才看清楚原先中山装里的白衬衫只是个假领头。他本来要起身的,看见我又坐了下来。悠悠地跟我说话:“嘴巴么,是个坏东西。要吃要讲张(说话),讲张是最坏事体格,老话祸从口出。切切要记牢格!……”官三子悠悠地走了,他低头一彳一亍的背影淹没在茫茫人海中。
  一次生煎的师傅把擦桌布狠狠地扔在作台上骂人:格个煞千刀的官三子自个做右派充军到青海去了,拿伲格生意也带脱不少……闲言碎语中这是我知道官三子最后的消息。依照官三子的说法讲张是最坏事体格,老话祸从口出,而吃茶总归要说话的,那么不说话干吗来吴苑茶馆吃茶?没人来吃茶,生意自然少,这是我后来的判断。不过后来我吴苑茶馆也不去了,因为好婆信上帝后星期天带我做礼拜了。

      2013-01-28 09:49:00

 

   转自天涯yesuying060926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